吉娃娃

特摄转一转欧美转一转,只产自己喜好的粮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9

关于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会离开一周不见踪影这种事儿,实际上,忒修斯是有那么一点点怀疑的,但当他和莉塔说起这个情况时,莉塔表情古怪:“你可千万不要让格林德沃知道你想了些什么。”

“恩?”忒修斯一瞬间迷茫成了纽特,“他可是黑魔王啊,怎么可能一周都……”

“No!”格洛丽亚突然凑过来,“请不要怀疑父亲的能力,除非你想挤掉黑魔王名单上排名第一的头号情敌纽特。”

“情敌……”忒修斯和莉塔的眼神很复杂,蒂娜的眼神更复杂。

躺着也中枪的纽特:“……”他不是他没有。

雅各布实在看不下去,提议格洛丽亚讲讲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才算把一众人的注意力从‘黑魔王的情敌=纽特’这个等式上转移了。

……

……

无尽的黑暗中,邓布利多又回到了那混乱的一夜。

他看到了格林德沃离去的背影,阿不福思惊慌又愤怒的表情,还有满身血迹气息微弱的妹妹。他和阿不福思急切的治愈着妹妹的伤口,却发现地面上的血却越来越多。

他知道接下来妹妹的身体会逐渐冰冷,阿不福思会带着妹妹离开他,这样的一幕曾是他往后十几年最深的噩梦,他不想再看下去。

之后的发展却出乎意料。

气息微弱的阿丽安娜颤抖着抬起了手,抓住了他的袖子:“哥哥,你再这样下去,就保不住他了。”

他?阿不福思本来惊喜于阿利安娜醒过来,听到这话顿时炸了:“说好的实验怎么成真了?!”表情变来变去好一会儿后,阿不福思很不情愿道,“不要仗着自己是大哥就不注意身体,我和安娜可不想给你带孩子!”

他在做梦,这只是个梦,一个奇怪的梦罢了,不看就行了,邓布利多不住的告诫自己,却依然没忍住好奇心。

在那场混乱中,爆发的不是四个人的能量,还有一个小的,于是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其后果就是阿不福思要照顾两个人,或者说三个。

那个孩子的出现实际是个美好的意外,邓布利多不知道阿不福思从哪里弄来的那本书,但看到书上描述的可以让同性巫师之间孕育血脉的方法,不由心动了。期间阿不福思发现过,邓布利多只笑笑安慰他只是试验一下,又不可能成真。

他成功了,只是还未来得及告诉格林德沃。

才三个月,那个孩子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甚至还没有成型,连性别都不知道,只因为需要双亲同时能量供给时,其中一人不在,不提前出来的话,恐怕留不住。

用魔法阵养护孩子期间,阿不福思抱怨过数次:“他最好不要像他那个无良父亲,否则我一定会趁机给你来个一忘皆空再把他送出去!”通常说完这句话,他就会去做羊绒毯子,婴儿专用。

虽然时间久了点,但这个孩子终于睁开眼睛了,金色的胎发,异色的瞳孔,邓布利多想笑又笑不出来,阿不福思第一时间冲出去撕了他的羊绒小被子,阿利安娜却是开心的碰了碰小家伙的脸:“我做姑姑了,我喜欢她。”

阿不福思虎着脸,做了条新的小被子,粉红色的,附带一句不满:“明明是三个邓布利多养出来的,最后却长得像一个格林德沃。”

把小家伙送到麻瓜世界前,兄妹三人进行了多方面考察,最后选定了一户没有孩子的家庭,还顺便修改了她的样子,用这种方式将来好正大光明的把小家伙接回来,没想到发生了意外,小家伙6岁的时候那家人生了一对龙凤胎,收养的孩子跟亲生的自然不能比,那家人干脆把她送到了孤儿院,就当是没有关系了。

恰好,那段时间她的父亲正声名远扬。

再度得到那孩子的消息时,她已经14岁了,虽然养母是个仇视巫师厌恶魔法的麻瓜,但她没怎么吃过亏,还遇到了个小巫师。

邓布利多本来想借着纽特外出的机会把女儿和那个小巫师带回来,没想到格林德沃就那么冒出来了,而且当着一堆傲罗的面,他的女儿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虽然那个隐藏外表的魔咒存了邓布利多的一点点私心:当她见到亲生父亲时,假象就会消失。但他并不希望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格林德沃被抓的现场认亲啊!

邓布利多幻想过各种父女相认,可能悲伤可能欢喜,唯独想象不到,对双亲充满期待的女儿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看着初次见面的父亲锒铛入狱……

躺在地板上的时候,格林德沃还没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邓布利多就把他踹下来了。

在外上学的妹子放假回家了,电脑不止我一人用了,哦,我的更新啊……

ggad新脑洞

复婚的一百种方式之助攻是怎样练成的

所谓穿越男重生女等等聚在一起要拆cp,结果助攻了所有cp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

意图跟克雷登斯青梅竹马从而踩着他上位接近gg的混了八国血统的巫师;

盘算着先文达一步当gg秘书从而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美人鱼血脉;

所谓和动物沟通打算接近纽特从而接近ad的某穿越人士;

携带攻略系统打算全包众美女的某某男;

携带恋爱系统琢磨让ggad为他变情敌的性别不明人士;

……

这个脑洞源自于我一个脑抽百度搜索hp相关的文于是看到了拆官配黑原配的文,没错我说的就是ggad这绝逼不能忍啊啊啊啊!

啥也不说了我要去看甜甜甜安慰心灵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8

(短小君一枚~)

纽特的箱中世界,聚集了剩余的观众。

克雷登斯原本是不打算过来的,但大忽悠都离开了,他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大不了不和人打交道……于是他头顶秃毛小凤凰,跟驺吾面面相觑。

猫科动物,总是会对鸟类感兴趣,哪怕那是只未成年的秃毛凤凰崽。

格洛丽亚抱着胳膊,表情严肃的仿佛在思考什么重大事件,从未在这孩子身上吃过亏的忒修斯忍不住问候了一下:“你在思考什么?”

格洛丽亚抬起头,非常严肃的回答:“有些人,吵架前明明离得辣么远,吵着吵着就凑到了一起,最后就贴面舞式闪离,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是不是借着吵嘴的名义顺势凑在一起……哼哼,我就知道!”

忒修斯:“……”他不该提问的。

邓布利多跟格林德沃是那种关系,现在又一起不见可能要一周后再出现,想想这件事造成的轰动忒修斯就觉得头疼,还有面前这个,黑魔王跟霍格沃兹学校老师生的女儿。

两个称呼分开来怎么都没事,组合在一起,忒修斯已经可以想象到针对邓布利多的人那兴奋地神情了。“你有考虑过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吗?”他可不认为魔法部能对这孩子有好脸色。

眼前的孩子仿佛不知道自己可能会遭受什么似得,笑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格洛丽亚将血盟握在手心,“他们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而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他们。”

既然她来了,就一定要阻止那可怕的未来,谁也别想利用她伤害父亲和爸爸,谁都别想!

******

“你……适可而止吧……”邓布利多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想要推开格林德沃站起来,却被格林德沃抓回去钉在了沙发里。

“难道伟大的邓布利多教授承受不住了?”这种时候格林德沃依旧可以端着一张脸。

邓布利多却是笑出了声:“我这是担心你……一把年纪体力……!”

某些话,是真不能随便说的。

温暖的躯体趴伏在镜子上,干净的镜面被各种涂鸦覆盖,变得模糊不清,即便如此,邓布利多也能从镜中看到身体上被绘制出的印记。

绘画者并不甘心这些许图样,他想要画出更多更美的图案,用嘴唇,用手指,非常认真的接触每一寸画纸,由于放置不当,美好的艺术品几次险些滑落在地,艺术家只能选择将其放置在床铺上。

床板咯吱咯吱响个不停,似乎下一秒就支撑不住上面两个人的体重要散架。“……你……唔……”

格林德沃伸手扼住了邓布利多此刻脆弱的脖颈,看那双原本清明的蓝色眼瞳在自己的动作下涣散开来,汗水从他的鼻尖滑落,落在另一个人的皮肤上,他居高临下的望着那个人,松开了手。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已经不重要了,此时此刻,他终于将他,再度拥入怀中。

抓住了,就再也不会放手。

论那些年荼毒我们的起点雷12

真正的奥特战士,是不会一门心思忙着谈恋爱讨好人,把责任抛之脑后的。

杰斯提斯铁面无情,不顾那个少年楚楚可怜的请求,将所在世界的高斯狠狠教训了一顿,至于那少年口中反复诉说的‘不要因为吃醋伤害高斯’‘以后多陪陪他就是’,杰斯提斯用上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造成奥特战士杀害人类这种恐怖事件的发生。

老爷子早前说的修订世界,本以为很简单,现在放在眼前,却让人觉得……更简单了!

这个世界的剧情也有德拉西翁要毁灭地球这段,与他所经历的相比却变成了因为少年受伤,高斯与他要保护少年变成了雷杰多。

人类受伤,他们没合体,地球毁了大半他们没合体,这个少年受到惊吓哭哭啼啼灰头土脸,雷杰多出来了,打败德拉西翁后少年说想要飞翔,雷杰多居然就这样带着少年离开,完全不顾伤亡惨重的地球。

杰斯提斯简直要黑化,这样的剧情这样的世界,果然还是再揍高斯一顿比较好,反正也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揍一揍就当转移情绪了!

奥特之王惊喜的看到,那个紫色的世界,颜色不仅黯淡许多不说,还朝着蓝色转变了。好消息不止这一个,绿色的世界也变了。

宫殿被毁时,外来户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惊慌的神情在看到空中的那个身影时,换上了一张不屑脸:“怎么又是你,都跟你说过了,没打算原谅你,后面排队去。”哼,这种渣男要不是有张脸她才懒得理。

很久没见过那副面容,迪迦一时恍惚了,但当那人做出各种出格的事情时,迪迦骤然清醒了过来,“你所谓的心疼她,就是利用她的身体败坏她的名声吗?”

受到惊吓的表情,又强作镇定:“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她的身体之类的,我告诉你,别想用这种方式欲擒故纵,别忘了你可是趁我不注意背叛了我,你个渣男还有理由啊!”

这种表情不该出现在她的身上。

迪迦这么想着,举起了手:“如果你真的找到喜欢的人,我可能不会这么早清醒,可是你用她的身体做出那些事,你以为那些人怎么看她的?这就是你所谓的心疼?”

“你个渣男,自己乱搞就算了,还想说我,我可警告你,只要我挥挥手,可是会有一堆人出来好好教训你!”

嚣张的表情,沾沾自喜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恨不得……还是再来一次封印吧。迪迦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不下去了,那段过去本就不想让人回忆起,结果就这么被放在了眼前,还是以这种明显不是好东西的方式呈现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不是说好了……】

【你为了那个贱女人背叛了我们!】

【我没有背叛你!】

【如果你没有背叛,为什么要保护这些不起眼的人类?!】

【……你不信我,卡密拉】

当裂纹呈现时,黑灰相间的身体再次覆盖上红蓝色彩,这个世界结束了。

蓝族科学家觉得,他似乎更在乎那个年轻的红族战士,当那个年轻人跟心仪对象在一起时,他在意的不是她,而是他。

科学家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发现未知之谜时,无论如何也要探究清楚。

看到希卡利朝自己走来时,粉红族女性在内心不屑,男人就是一种你不搭理他他就自己送上来的生物,她往前走了一步,状似为难:“你,怎么又来了?我……”

蓝族科学家从她身边经过,朝不太高兴的红族战士伸出手:“能聊聊吗?我是希卡利,你知道的。”

“可以!”红族战士伸出手时,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仿佛,他们就该这么自然的相处。

粉红族女性狠狠的咬着嘴唇,看着那两个人离开,果然,她就知道这两个有关系,不过她不会认输,前世害了她孩儿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爷子有些呆愣的摸了摸胡子:“这种剧情,代入到我们的世界,真的很奇怪啊。”

“你应该庆幸自己年龄大,不像我这样,莫名多出青梅竹马,后来还失忆跟那只兔子在一起,恢复记忆纠结二选一,结果却是三人行。”

老爷子一个手抖差点把胡子抠了,“原来那力量是你。”

安然的坐在不知哪里冒出的宝座上,贝利亚翘着腿,挥了下格斗仪:“有那些设定加在我身上,能不醒吗?”

他看向赛罗所在世界,不怀好意的摸着下巴:“嘿嘿,要是那只兔子知道我在这里醒过来,怕是会第一时间冲过来找我吧。”

奥特论坛35

N久没更的我……
论饲养宠物的正确方式(上)

【吃瓜群众】

[图片.JPG.]

1L【魔女的绘本】

老黑和兔子在互扔石头?这什么情况?!

2L【挚爱太子】

这两只打照面不应该拼光线的吗?怎么跟小孩子似得

3L【捷德真可爱】

陛下这个姿势,小可爱真不愧是他亲生的~

4L楼主【吃瓜群众】

[图片.JPG.]

[图片.JPG.]

5L【黄豆粉年糕】

兔子拿头镖砸人是什么操作?!

6L【银河帝国的面团】

惊悚的从陛下脸上看出了要哭出来的表情……不不不一定是我看错了!!!!

7L【鸭子侦探】

各位姐妹们,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你们不觉得他们这一举一动,很有大麦子的风范吗?

8L【岚总今天扎心了吗】

难道说……

9L【入我熊猫神教吧】

怪猫?

10L【沉在坑底的咸鱼栗】

滚滚你还活着啊

11L【想要兔子抱的李子酱】

好久不见了滚滚君

12L【小兔叽的大萝北】

滚滚君最近去干嘛了

13L【入我熊猫神教吧】

咳,我去哪里了不重要,大家觉不觉得,陛下和兔子,是受了怪猫的影响啊?

14L【养兔劳模】

吃瓜求图啊!求更多的兔兔可爱动作的图啊!!

15L【只吃生菜】

为什么兔子和陛下都会遭受宇宙怪猫的影响呢?这种生物自从大麦子出过意外后很少能够见到了啊

16L【挚爱太子】

小道消息:赛罗前段时间在找动物养,最近说是找到了

17L【魔女的绘本】

赛兔子的真爱不是屁股萌嘛,怎么找其他动物?

18L楼主【吃瓜群众】

可靠消息:赛罗因饲养皮古蒙被他的小伙伴抛弃,无奈之下抛弃了真爱转投别家怀抱

19L【黄豆粉年糕】

哦不!!!我还想着假扮屁股萌获得兔子芳心呢!

20L【鸭子侦探】

为什么兔子养个屁股萌,小伙伴就把他抛弃了,这又是什么操作?

21L楼主【吃瓜群众】

很合理的操作罢了:)

22L【魔女的绘本】

伙计们我已经赶到第一现场了哈哈哈哈哈

兔子和老黑好像真的忘了招数怎么用,兔子还把头镖卡在石头里啊哈哈哈哈

23L【挚爱太子】

太狡猾了!要不是有工作在我也偷溜啦!

24L【黄豆粉年糕】

哇啊陛下居然上爪子挠兔子脸!啊啊啊陛下住爪啊啊啊

25L【银河帝国的面团】

陛下抓到了兔子的小屁股!

兔子发挥兔蹬鹰技能将陛下踹出去了!

26L【只吃生菜】

别光说话发图啊!我们要真相啊啊啊

27L【养兔劳模】

等等各位,如果宇宙怪猫在现场,那么在场的其他人不就……

28L【黄豆粉年糕】

兔子真是厉害啊,真不愧是赛……赛

29L【魔女的绘本】

想不到黑还有这能耐啊

30L【银河帝国的面团】

唉我就知道他们会受影响,毕竟像我这种能拍到奥特曼大战果冻还是很少见的,可以载入果冻史了他们这些巨人好吓人踩到我了好大的脚掌好恐怖我在哪里

31L【陛下之红】

为楼上三个点起了蜡烛

=====赛罗的动物饲养前情=====

麦迪基地被占领了。

当然不是贝老黑干的。

是被宇宙恶霸皮格蒙给占领了!

UFZ成员们面对一基地的毛茸茸的小家伙们,根本无从下脚。天晓得怪兽墓场复活的那只和K76的那只居然是一公一母的搭配,还生了这么多小的,繁殖力也太强悍了啊!

“我实在受不了了!!!”红莲漂浮在天花板上,“我们必须把他们挪地儿!不然麦迪基地就要变成皮格蒙基地了!”

“我举双手赞成,”镜子骑士的身形从水晶壁中显现出来,自从皮格蒙数量剧增之后,他就走二次元通道了。“地上全是皮格蒙,不留神还以为是铺了红地毯。”

詹伯特和詹奈借口机器人身体活动不方便,回到了艾丝美拉达星球,有事就是通讯器视频聊天。“公主殿下也赞成把他们移走,不然太不方便了。”

皮格蒙固然可爱,数量多了也吃不消。

大家都赞成把皮格蒙们移走,而赛罗还是有些不太愿意,“真的要把他们挪地儿吗?都一起生活这么久了……”

“那你自己和他们过吧。”镜子骑士冲红莲招了招手,“红莲,你也来艾丝美拉达星球,我们就让赛罗和数万只皮格蒙相守一生吧!”

“好!!”

眼看红莲要跑路,赛罗一把抓住他的腿把他拖了回来,“诶诶别走啊,你们都走了不就剩下我一个了,我……我把他们送走还不成吗?”

莲&镜&双詹:“你不是舍不得嘛?”

赛罗坚定地表示:“我舍得!!”不然队友都没了。

皮格蒙们倒是不介意换地方,反正也觉得这地方太小了。

给皮格蒙重新找个新家倒是不难,重点是数量太多不好转移,于是赛罗还是把伙伴们叫回来了,花了挺长的时间,终于把极地的皮格蒙全体搬走了。

和诸星告别时赛罗还恋恋不舍的,他的表情看的队友们真担心他一个想不开又打算把这群皮格蒙再搬回来。

“赛罗,你要是想养宠物,再养个也不是问题,但是只能养一只!”

“可是一只很孤单啊。”

“那你找两只同性也成啊,可你分得清吗?”

“……算了我找一只。”

皮格蒙军团没有了,基地恢复了正常,在外面的几只也回来了,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赛罗出门跑了一圈,居然兴冲冲的抱着个大家伙回来了!

“各位!我找了一只很稀奇的家伙!”

赛罗兴奋地把手中的生物放到了小队会议室的圆桌上。

红莲一脸惊奇的伸手摸了摸:“长得蛮特别的呢!”

“看上去有些眼熟。”镜子骑士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这个生物似曾相识。

詹伯特给拍了个照:“把这个发给公主殿下。”

“哥哥,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呢?”詹奈看着这只生物的独眼,和身后的那条毛茸茸的尾巴,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赛罗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长得多稀奇啊!”

在众人对这只生物讨论时,这个生物,开始散发一种电波,在场几人都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詹伯特和詹奈发现电路失常,还没来得及调试就眼前一黑待机了……

与此同时。

“陛下,请让我们随您同去。”

黑暗五天王衷心的恳求贝利亚带上他们。

贝利亚挥挥爪子,看向不远处的麦迪基地:“不用了,只要看到我,那只兔子自己就会送上来,嘿嘿嘿。”

目送敬爱的陛下远去,维朗尼亚斯戳戳斯莱:“陛下为什么叫赛罗那小子兔子?”

斯莱作高深状:“作为一国之主,经常上网了解各大时事是很正常的。”

“哦!不愧是我们最厉害的陛下!”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7

(前方高能ooc,非战斗人员请速速远离)

格林德沃的女儿要改姓邓布利多,这是个多么值得思考的问题,这背后又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格林德沃隐约意识到些什么,但没有直接下定论,一副好好父亲的样子,特别自然地拍拍闺女头,“当然不是,我的女儿,自然要跟我姓。”

听到这话,格洛丽亚严肃纠正道:“Father,我是你跟daddy的孩子,自然也可以跟daddy姓啊。”

寂静的环境里,皮箱掉地上的声音异常清晰。

有些人,表面上是宿敌,实际上,闺女都辣么大了!

这是在场傲罗和信徒们的共同看法,这么大一闺女,地下工作真是做的相当的好!

格林德沃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中带着一丝窃喜,窃喜中带着一丝嘚瑟的表情。反观台阶上被众傲罗或惊讶或呆愣的目光洗礼的邓布利多,深感儿女都是债。

“My daughter,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小一点。”

虽然惊喜于邓布利多给他生了这么大一闺女,但这孩子的年龄确实是格林德沃最疑惑的地方,按理说他跟邓布利多分开二十多年,这孩子怎么看也不该是十四五岁。

格洛丽亚表情微妙:“我的诞生是个意外,必须由双亲的魔法供养,可惜提供我所需能量的只有一人,远远不足的情况下,才三个月我就出生了,养在魔法阵里,从肉团子变成婴儿花费了daddy十年的时间。”

这话暗示的很明显,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同时僵住了。

“我问过daddy,十年间,他有没有放弃过,daddy说,当时他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个孩子,这是从他身体里出来的宝贝,哪怕二十年,三十年,他都会坚持下去的。他说他最开心的时候,就是那个婴儿一睁眼,对他笑了。”

格洛丽亚内心打鼓,这个苦命妈妈在负心老公离开后的坚强带娃史,虽然夸张成分居多,但基本就是这样,她也不算撒谎,为了父爹复婚她容易吗?

“呜呜呜太感人了,太不容易了!”

“怎么能抛下妻子和孩子一个人离开呢,可怜孩子那么小就没有父亲。”

“十年的努力换来宝宝的笑容,他当时该多高兴啊。”

……

在场的女性观众们忍不住擦眼泪,带孩子本来就不容易,更别说单亲妈妈了,雅各布更是握住奎妮的手向她保证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那么辛苦,于是就被双眼含泪的奎妮告知自己怀孕,雅各布激动地晕过去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震惊之下,格林德沃质问邓布利多,“如果你告诉我,我肯定会带你们一起离开,我们会共同养育她长大……”

“你只想到离开,却从来没考虑过留下!如果孩子在你身边长大肯定会跟你一样疯狂!”邓布利多完全不能想象另一个世界的他养育这个孩子有多不容易,而格林德沃,同样离开了他们,他让这孩子从小就没有了父亲!

“如果跟在我身边,起码我不会让她连属于自己的魔杖都没有!”格林德沃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没有魔杖,连一些基本咒语都不会,简直就像是在麻瓜身边长大的。“你就是这么照顾我们的女儿的?!”

“这是我的女儿!难道你照顾过她吗?这个孩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抛弃了我们!”

……

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黑魔王个人演讲会的观众只剩下寥寥几人,除忒修斯以外的傲罗表示本次任务既然是以忒修斯为领导那就辛苦他在这里坐阵,大家先走一步;雅各布已经和奎妮考虑到以后孙子叫什么名字的事儿;克雷登斯头顶秃毛小凤凰,和纳吉尼靠在一起睡着了。

格洛丽亚眼神死的坐在台阶上,啊,又是这熟悉的一幕,本以为这里的双亲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没想到还是这样了。

“你的双亲,经常会这样吗?”跟蒂娜一起逗嗅嗅玩儿的纽特,看吵得时间太长,忍不住询问。

格洛丽亚沉重的点头:“没错,根据我的经验,他们吵着吵着会处于忘我状态,而时间一长就该消失了。”

“消失?!”

下一秒,剩余的几位就看到邓布利多伸手抓住了格林德沃的衣领,格林德沃顺势把手搭在了邓布利多的臀上,原地消失了。

“他们……他们?”

格洛丽亚很有经验的抬头望天:“一般情况下,三天后能看到他们。”

所有人:“!!!!”

“啊,差点忘了他们是二十多年不见了,那么延个期,大概一周吧,不能太小瞧了father。”

所有人:“……………………”

孩子你平时在家里都经历了什么啊?!!

以及,教授你和格林德沃看上去特别熟练了啊就!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6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的父亲是非常危险又很强大的存在,你有什么概念?

概念是一回事,亲眼看是另一回事,在那个世界,格洛丽亚从来没看到过父亲那伟大的魔法,对于黑魔王的概念永远也只是别人口中描述的,但在这里,却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好漂亮啊。”

很多孩子都会对美丽而又强大的东西心生憧憬,不论男女。

格洛丽亚感受着从手中流走的光滑,对爸爸口中‘父亲是个场面人’有了深切的体会,下一秒她就被纽特和蒂娜拎到了路边。

蒂娜紧张的看着四周,这孩子突然跑出来不说,还在大街上蹦蹦跳跳,麻瓜也就算了,被傲罗看到是要出事的啊。“你怎么跑出来了?”

格洛丽亚仰起头,一脸无辜的看她:“不是召唤嘛,我出来不是很正常吗?”

蒂娜:“……”黑魔王召唤信徒顺便召唤闺女出来神马的,确实没毛病。

“格洛丽亚,我和蒂娜有事要离开一趟,你是要回去,还是直接去找你的父亲?”纽特打算跟蒂娜一起去趟法国魔法部,“如果你要回去,就不要乱跑了,如果你去找你父亲,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我选三。”

“?”

“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法国魔法部!”

“……”纽特恍然想起这孩子说过她会一点摄神取念,蒂娜果断拒绝小孩子的要求,“不行!那里很多傲罗,你去那里会引起轰动的。”

格洛丽亚立马蹲下扒着纽特的皮箱:“我可以藏在这里啊!”

纽特&蒂娜:“……”合着是早有预谋。

……

……

驺吾懒洋洋的把自己摊成一张大型猫饼,猫妈妈不在,其他人来顺毛也是可以的。

舒舒服服的趴在驺吾那浓密的毛发中,格洛丽亚觉得这个世界上简直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儿了,毛茸茸最棒!

至于外面那三个仿佛捉奸现场的尴尬场面她就不去看了,她只是一个孩子,不该承受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重。

“驺吾!”

纽特的呼喊传来,驺吾一个翻身把格洛丽亚甩飞跑了。

在地上滚了几滚的格洛丽亚:“……”父亲说的对,动物不好养,她还是不要盘算小驺吾的事情了。

“格洛丽亚,快出来。”

莉塔不解的看蒂娜朝着箱子伸出手,然后拉出来最近的大新闻,格林德沃的女儿。

黑魔王的女儿居然呆在纽特的箱子了?!!!

莉塔震惊的看向纽特,而纽特还在跟驺吾你侬我侬,仿佛黑魔王的女儿在他的箱子里是很平常的事儿,莉塔再看蒂娜,蒂娜正在问那孩子怎么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仿佛和黑魔王的女儿聊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梅林的三角短裤啊,难道不正常的只有我了吗?莉塔愣愣的想。

得知要前往拉雪兹神父公墓时,莉塔曾认为接下来面对的一定是最残酷的战斗,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然而……看着眼前的两大一小组合,莉塔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Father哪里都好,就是演讲地点挑的不好。”格洛丽亚最满意的就是不论哪个世界的父亲,都走在时尚前沿,审美在线,不满的就是开会地点居然挑在别人家坟头。

“那你觉得他应该挑哪里?”

“我觉得法国魔法部就挺不错的。”

纽特&蒂娜&莉塔:“……”这孩儿真不愧是格林德沃的崽儿。

公墓中已经有人在了,格洛丽亚被蒂娜示意先不要进去,于是蹲在了门口的阴影中。她看到了克雷登斯,和她那个性格开朗比较阳光的小伙伴比起来,这个克雷登斯就显得有些阴郁,纳吉尼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两者都显得非常脆弱。“真希望他们双方能见个面,自己最适合开导自己啊。”

在莉塔的哥哥讲述克雷登斯的身世时,格洛丽亚真的以为这个世界的克雷登斯和莉塔是同父异母的姐弟,还琢磨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家庭关系太复杂了,黑皮肤和棕皮肤是兄妹,棕皮肤和白皮肤是姐弟,真是神奇的家族。

然而结局大反转,莉塔弟弟早已坠入深海。

这样的家庭伦理剧情实在是跌宕起伏,格洛丽亚没忍住走了进来,蹲在莉塔身边:“原来克雷登斯不是你弟弟啊。”

悲伤中的莉塔:“对,他不是。”

“幸好不是,”格洛丽亚松了口气,“不然的话你就变成我姐姐了。”

“恩不然的话我就……恩?!!!”

所有人都震惊了,莉塔顿时不悲伤了:“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啊,father认了克雷登斯做干儿子,你要是他姐姐不就变成了我姐姐了。”格洛丽亚一脸庆幸,“纽特也算是你弟弟,四舍五入下就也变成了father的儿子,他老人家不会愿意情敌当儿子的,毕竟他总是吃纽特的醋。”

情敌……儿子……吃醋……他们听到了什么?!!!

震惊的雅各布一个手滑,刚好打开了墙上的一扇石门,看到石门的那一刻,在场人士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啊,这是个陷阱,非常危险。相反,他们飞快的冲了进去。

文达惊异的看着几个傲罗从她面前跑过,急急忙忙的走下台阶钻入人群,仿佛迫不及待倾听本次演讲内容。“难道要多填新人了?”

跟蒂娜健步如飞并百般解释的纽特:“蒂娜相信我,我绝对不认识格林德沃的妻子,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吃我的醋,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莉塔觉得她再也无法直视格林德沃和纽特了,他们居然是情敌关系,那么……不能想,绝对不能细想。

莉塔她哥尤瑟夫心想英国魔法部的人果然和黑魔王有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被纳吉尼拖着走的克雷登斯处于迷茫中:“我什么时候被格林德沃认成干儿子了?”

一眨眼的功夫人都没了,格洛丽亚还没明白人为什么全跑了,就看到血盟再一次闪烁起来。“诶?在那里吗?”她一步步走下了阶梯。

当走下最后一阶,格洛丽亚看到了另一个血盟,继爸爸之后,她终于见到了这个世界正在搞大事的父亲。

盖勒特.格林德沃眯起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小姑娘,表情严肃:“按理说,我不会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格洛丽亚.格林德沃眯起眼睛,注视着眼前的老父亲,表情亦很严肃:“所以,你是想让我从格洛丽亚.格林德沃改名为格洛丽亚.邓布利多?”

台阶上,所有人的魔杖掉了一地,除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

预告:下一节持续高能,论一个孩子在家庭纠纷中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5

虽然很想和格洛丽亚再多聊聊,但邓布利多知道自己并不能单独在外太久,魔法部满意于他此次出面,却对他不放心,他该回去了。

而不能随意的跟爸爸在一起这种事,格洛丽亚早就经历过,心里有数。

邓布利多临走之前,还不忘给格洛丽亚交代个去处:“孩子,你可以去这个地方,能找到我的学生纽特,他是个好孩子,我很喜欢他,你也一定会喜欢他的。”

邓布利多最喜欢的人呢~

格洛丽亚挑了挑眉,很明显,不论哪个世界的爸爸,都很看中纽特,这话如果让那位醋坛子父亲听到,纽特的小命怕是又岌岌可危。

“如果我长得像daddy,肯定会被father误会,幸亏我长得像……”

【作为黑魔王的女儿,她的出生就是原罪!她本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错误!】

手指不自觉得抠了下手心。

格洛丽亚拍了拍裙子,满不在乎的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经历过,再来一次也无所谓了。”

……

……

当敲门声响起时,蒂娜马上站了起来,上楼梯的雅各布也顿住了脚步,他们对视了一眼,而后缓缓看向屋门,按理说,不会有人来到这里的。

雅各布站在楼梯上不知道该上去还该下来,如果是巫师,他最好还是上去呆着,可如果是其他……“这里会被普通人注意到吗?”

蒂娜摇了摇头,警惕的看向木门,麻瓜是肯定不会注意到这里,其他就说不好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蒂娜拿着魔杖没动,雅各布停在楼梯上也没动,而门外的人也很有耐心,又敲了两下。

纽特从箱子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拿着魔杖浑身紧绷的蒂娜,紧张的几乎半坐在楼梯上的雅各布,身后是清晰的敲门声,纽特的动作也顿住了。

格洛丽亚很疑惑,明明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怎么没人来开门,难道让她闯进去吗,那多不合适啊,虽然父亲教育过有些门进不去就换条路,但爸爸也说过作为女孩子要矜持些,不要做穿着裙子爬窗户这种事。

又敲了几下,还没动静,格洛丽亚看了看四周,凑近门:“纽特,你在吗?是我。”

蒂娜第一时间去看纽特,表情,很不好看。

纽特却跟雅各布互相对视起来,刚才不知道是谁不敢主动开门,现在知道是谁,也不敢主动开门,万一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一大一小两个金发异瞳,是不是连遗言都没得留。

格洛丽亚看了看手中的卡片,又看看斜角的金色标志,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怎么就是没人来开门呢?“纽特,你在不在啊?你的老师让我来找你。”

这次终于有了反应。门被拉开一条小缝,纽特探出半个头,看到门口只有一个金发异瞳时稍微松了口气,“只有你一个吧?”

格洛丽亚一脸莫名:“不然呢?”

纽特这下放心了,幸好只有一个。“稍等一下,我跟蒂娜解释下,”

蒂娜看纽特如此小心翼翼的动作,怀疑来者是纽特的订婚对象,想想也是,未婚夫出国了,未婚妻当然要跟着,真是让人……不爽。

“呃,蒂娜,外面这个,她有些不太一样,你待会儿,不要太激动。”

板着脸的蒂娜:“哦。”她不激动,她怎么可能激动呢,不就是斯卡曼德先生的未来妻子而已嘛,不就是斯卡曼德夫人而已嘛,不就是……!!!

蒂娜突然很想拿着魔杖敲纽特的头,这是有些不太一样吗?这是非常的不一样啊!格林德沃有个长相神似他的女儿这个消息传遍了欧洲魔法部,多少傲罗甚至打着找到这女孩儿就能找到格林德沃的想法,而纽特呢,居然和这个孩子认识?!哪怕是斯卡曼德夫人,也比黑魔王的女儿要好啊!

纽特关门之前还又向外张望了一番,格洛丽亚算是明白屋里的这三人刚才为什么不开门了,“不用看了,真的只有我一个,别担心。”

“你……不是去找你父亲了吗?”

“哦我没找到father,我找到的是,mother。”格洛丽亚也不算说谎,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父亲总是怂恿她对爸爸喊母亲,而后果一般是父亲半夜爬窗回房。

蒂娜一把拉过纽特:“你到底在干什么?”邀请黑魔王的女儿来做客吗?她简直不敢想象被魔法部发现的后果,那边还躺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傲罗!

“冷静蒂娜,她和她的父亲不一样,她……很友好的,对吧?”

“对,我很友好的。”

“没错,她还是很友好的。”

雅各布也掺了进来,看着这仨一唱一和,蒂娜推着纽特就到了一边:“你究竟在做什么?她跑到这里来,那格林德沃不就……”

纽特目光真诚的看着蒂娜:“如果格林德沃真的来到这里,我们也没办法啊。”

蒂娜无言,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直到那位傲罗不适的声音响起,总算打破了这诡异的情况。一起救治是最容易建立感情的,看纽特和蒂娜气氛挺和谐,雅各布跟格洛丽亚也就没过去打扰。

“嘿雅各布,纽特找到驺吾了吗?”

“当然,用一根逗猫棒。”

“它是不是超级可爱,就像一只大猫?”

“呃……或许。”

蒂娜突然穿上外套就冲出了门,纽特紧随其后,刚才和谐的气氛一扫而空。

雅各布一脸茫然:“这是怎么了?”明明刚才气氛还很不错的。

“唉,不愧是无论世界怎么变唯有他不变的纽特,雅各布,我觉得就算某天你们这边麻瓜和巫师能够联姻,你和奎妮结婚孩子都能到做面包了,纽特可能还没追到蒂娜。”

“有这个可能……那个人呢?!”雅各布一回头就发现沙发上的男子没了踪影,再一回头,旁边人也没了,“What?!”怎么都没了?

天空中飞舞着黑色的丝绸,像是要包围整个巴黎,那是黑魔王在召唤他的信徒。

“father?”

平行世界的大闺女04

“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孩子,我不是你的父亲。”

邓布利多想把怀里的小姑娘推开,就听小姑娘又来了一句,“你确实不是father呀,你是daddy,格洛丽亚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邓布利多:“??”

爸爸和父亲,居然还有区别吗?

“Daddy你来这里是要找father的吗?”

“我……”

“是打算复婚吗?”

“?!”邓布利多断然否认,“我没有打算跟他复婚……”不对!他跟格林德沃都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复婚?

意识到思路被带跑偏,邓布利多顿觉心累,格林德沃究竟教了这孩子什么啊,看来教育孩子这事儿果然不能靠孩子她爸还要靠……等等他在想什么?!

“Daddy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哦不对不对,”邓布利多把怀里的小姑娘推开,看着她眼睛,“格洛丽亚,我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格林德沃。”

格洛丽亚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的父亲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我的爸爸是你,阿不思.邓布利多。”

“对你的爸爸是……?!”

邓布利多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所以听力不好了,这个孩子叫他爸爸,生没生过女儿他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等等,他根本就不可能生孩子他又在想什么?!

察觉到邓布利多纠结的情绪,格洛丽亚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daddy,我忘记说,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和father的孩子。”

邓布利多闻言松了口气,原来不是他生的,吓得他……等等那个世界的他居然能生孩子?还给格林德沃生了个这么大的女儿?!

他要静一静,缓一缓。

……

……

格林德沃正在严肃的思考问题。

当文达面带犹豫的拿着一份报纸过来,说魔法部这次搞了个大事儿时,格林德沃是毫不在意的,魔法部能搞什么大事儿,除非是邓布利多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那个拎着动物到处跑的小子不然什么都不算大事儿。

然后他不屑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接下来就是格林德沃的思考时间,他可以十分的确信,自从和邓布利多分开以来,他一直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绝对不可能搞出私生女,但是照片上这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连血盟都有了!

自看完报纸后第一百二十次摸摸胸前的血盟,格林德沃坚信自己的才是正版,是独家,魔法部那报纸上的肯定是盗版,是仿照的!他和邓布利多的东西能是那么容易复制的吗?!这一定是魔法部的阴谋!

魔法部那群人知道对付不了他就来抹黑他的名声,肯定是想让邓布利多误会让邓布利多来找他!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邓布利多躲起来那么久了,要是因为这个来到巴黎就太好了。

再度拿起报纸,格林德沃看着放在一起的两张照片,“长得真是像我,这要是阿不思给我生的该多好啊……”

……

……

在惊吓过后,邓布利多又有些好奇那个世界了,“孩子,欢迎你来到这里,呃……能聊聊那里的故事吗?比如,你和你父亲的。”

“恩……就说说那件事吧……”

格洛丽亚觉得那是最尴尬的父女相认。

【“摔惨我了,克雷登斯你能拉我一把吗?”

被魔法波及的她在克雷登斯的帮助下从砖头堆里爬出来,一站起来克雷登斯的表情就不对了。“呃,格洛丽亚,你的……”

“怎么了?”

“……头发,还有,眼睛……”

格洛丽亚这才注意到肩上的发丝从红色变成了金色,她无所谓的摆手,“就是之前跟你说的那样,我的外貌被隐藏起来了,这才是真实的。”

克雷登斯的表情更奇怪了:“那这可真是……一会儿你无论看到什么都要冷静。”

“?”格洛丽亚这时才发现,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除了地上被束缚的那位,他是背对着她,在场所有的人,看看她,又看看地上的那位,又看看她,动作出奇的一致。

纽特反复念叨自己绝对不会找错人可是这个又怎么解释,蒂娜和奎妮表情僵硬,雅各布完全不在状况。

跟克雷登斯一起走向对面的时候,巫师们有的神情紧张,有的窃窃私语,还有的面带厌恶,似乎对她很有看法。

“他的头发颜色怎么也变了?难道他的样子也是假的?”

格洛丽亚看过去的时候,那个人也扭过头来,她对上了一双眼睛,和她一样的眼睛,更确切的说,是她的眼睛像他。

格洛丽亚直接坐到了地上。】

“所以,他把你吓到了?”

“对啊,虽然daddy把我的外表隐藏了,可我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却不知道黑魔王是谁,长什么样子,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一件悲伤的事情。”

“什么事?”

“完了,我没有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只有一个离异多年的老父亲。”

邓布利多笑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确实是件悲伤的事情。

不过这孩子为什么要强调离异呢?难道格林德沃在这孩子的心里就是离异老男人吗?这么说倒也没错毕竟他们离婚多年……停!!他又在想什么?!

======

让我们恭喜思路被闺女各种带跑的AD,接下来持续被带跑~

正经剧情,不存在的~我们要像脱缰的草泥马一样走奔腾路线~

以及,两个世界的区别从神一开始~